閱讀的女人危險
Frauen, die lesen, sind gefahrlich

 

閱讀的女人之所以危險,又之所以有獨立被拉出來探討的必要性,我想可能要從為這本書導言的Elke Heidenreich所說的這句開始:「男人向來不喜歡看見女人具備的特質就是─她們有過強的能力識破花招。」

女性曾經被習慣當做乖順的、從屬的、愚笨的,甚至有被物化的傾向,當然即使是在文明的現代我們也無法抬頭挺胸地說這些現象完全沒有任何遺留。而這種性質開始轉變之時,在女性開始有了自主意識、獨立思考的勇氣與能力之時,男性們當然感到危險,對女性本身,也很危險。

但是危險的另一層涵義說明了其中暗藏的不可抗拒性,女性閱讀者散發出的獨特魅力,聰慧的氣質、專注的眼神,那樣特殊的迷人氛圍是否吸引了你不由自主的目光?

抱著哈巴狗讀書的少女.jpg 

閱讀可以是一種樂趣、一段尋找、一個庇護所,也可以是魔幻的港口鑰,能夠瞬間拉出身處的現實世界;而旅行過後的妳,還是原來的妳嗎?閱讀的本身存在、閱讀的過程、閱讀的結果似乎都可能是危險的。

閱讀,危險得讓女人無法抗拒,而閱讀的女人也危險得讓男人無法抗拒。

摘記

「我們仍不斷飛入由故事編織而成的蛛網,精神振奮、理智清醒、對文 字的熱情滿懷渴望。在我們身邊卻是一群枯燥乏味的男性,以致我們 必須逼迫他們,開口向他們説道:『現在你也該讀書了吧!』」(p13)

「男人向來不喜歡看見女人具備的特質就是─她們有過強的能力識破花招。」(p15)

「於是讀者與讀物融為一體,二者之間已經容不下其它的事物。這位女 讀者只需要舒適的座椅、燈光和一本引人入勝的書,即可獲得小小的幸福。」(p93)

創作者介紹

瘦小魚愛亂游

瘦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